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当前位置: 首页  警法纪实  监狱文学

走近女死囚 生命极地写真

时间:2009-01-09 15:15:46  来源:网络  作者:陆萍  阅读:2244次
走进女死囚 ----作者:陆萍 (全文)

第一章


死囚监房。大难临头之际的求生本能,是这样生动地跳荡在黎吻雪那黑森森的瞳仁之中。人性中的许多密码,或许就藏匿在灵魂中的某个黑三角里。当今某些男人的骨子里,已把性欲与爱欲下意识地当作两种敌对的东西,他们尽可能地麻痹自己的感觉,抽逃激情;即借着性的简单的宣泄,来摆脱爱欲的涉入所可能产生的焦虑。
死是痛苦的,然而还有比死更为痛苦的东西,那就是等死。
——摘自死囚遗笔

尽管黎吻雪心中积郁着太多的委屈、太多的哀怨、太多的不平以及太突然的冲
动,但是这一切绝对不是也不应该成为一场惨案的理由。

这是一个隐秘凄绝罪恶而又真实发生着的故事,在生活的地下长河里缓缓流淌。
十度春夏秋冬之后,在一个必然中的偶然、偶然中又必然的时刻——1995年3 月8 
日深夜十二点,故事遽然停格!几乎所有上海观众的目光,都被电视台节目里播出
的镜头:“一只包”所惊骇!

这是一只崭新的有着格子图案的特大号轮包。警方人员将拉链打开时,里面赫
然蜷缩着一具女孩的尸体,失去光泽的头发蓬乱着。

接着荧屏上出现的是一名叫黎吻雪的戴着手铐的女子,那件格外合身的米白色
的西装,抢先透露了案情中某些迷乱的要点。

对着警方审讯的话筒,她文秀端庄的脸上热泪澎湃,她几乎是歇斯底里地泣叫
着:他为什么不来呢……为什么不来对我说清楚呢……

电视机前的观众马上明白,那个包里没有了生命的嫩壳,与手铐中的这双手有
关。这双手与她的肩一样在颤着;她颤着声音说,相信他的为人与地位,是个有责
任感的男人。这十年来我的付出,我为他及他家的付出……他……

她说不下去了,但还在说,悔恨难当的脸上沸泗横流:电视台的镜头当然也纪
实到了那个他。他叫赖波,今年43岁。包里的孩子是他的,他无法回避。但是他一
定也非常生动的五官,却被电视艺术“马赛克图案”处理遮掩掉了。他是受害人的
父亲。他也许还有点难堪的故事,采访他的镜头,没有将之“示众”般地暴露。

这档节目是在距案发有半年之久的1995年的9 月初播放的。尽管镜头采访中的
黎吻雪心中积郁着太多的委屈、太多的哀怨、太多的不平以及太突然的冲动,但是
这一切绝对不是也不应该成为一场惨案的理由。

在公正无情的法律追究罪人责任的同时,请读者随我的跟踪采访的手记,读一
读此案另外一些层面中发生的故事。也许我们会很久很久不能平静……

死囚监房。大难临头之际的求生本能,是这样生动地跳荡在她黑森森的瞳仁之
中。在此夜以前……记者,我绝不说谎,我与他情感的纯洁——如同兄妹。

1996年1 月3 日,晴,监所死囚羁押地。

办完复杂的采访手续,在警官的带领之下,跨过重重铁门,在一幢坚固建筑物
的里面再里面,我看见了粗圆铁栅后面的死囚黎吻雪。

见有人进来,她迅即动了动身子再慢慢站起身来,手上的铐子白光一闪,她旋
即拽了拽滑下肩头的蓝色的大囚袄。

女警官对她例行的讲话结束之后,我对她说,你别紧张。事到如今,你心里一
定有许多想说的话,我是来听你说的,你愿意吗?我们随便聊聊。

“随便”这两个字,用在这时这刻也许是极不恰当的。

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又是什么人?可是我觉得唯用这——随便,方能让她
找回一刻自己。

只见她静了静气,说你是否就是那个写《黑色蜜月》的记者陆萍?

我愕然,继而点头。

黎吻雪说,我从你写的这个案子中,对自己的上诉充满了信心。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我顿时从她的话意中感受到激荡在她胸中的那种强烈的
求生欲望。

《黑色蜜月》,是我历时十年跟踪采访一对杀人犯夫妻,写下的长篇纪实。但
是,我没有料到,我的万千读者之一,竟是犯下死罪的女囚。

我知道这个犯下死罪的女囚,在五天前的1995年12月28日,一审死刑的判决

已经下达,而且她自己也已知道了。

记者,我已经上诉了,我还是有希望的,我的案子与你写的《黑色蜜月》有点
类似……黎吻雪用极肯定的语气对我说。大难临头之际的求生本能,是这样生动地
跳荡在她黑森森的瞳仁之中。

我说黎吻雪,你就耐心等。当然会有希望的。上次我采访张亚莉,判这个刑前
前后后都三年了,最后还是改判成死缓,现在又改判成20年有期徒刑。


黎吻雪的眼睛深处立刻爆出一门希望的光焰。小小的死囚监房里,立时多了一
份人间的气息。

她说是的是的,记者,出了事体以来,白天黑夜我已经将自己的一生不知回忆
了多少遍了。想想我黎吻雪怎么就会沦落到这番地步,关在这种地方……

她细长的手指捧着一只有绿色格子的塑料杯。里面的白开水,虚虚幻幻地在空
中冒着水气。

她说关到现在快八个月了。监里常听人奇怪地说,你卖相介好(指模样俏)怎
么会走这条路?我还有啥好讲呢?唉,我黎吻雪以前做人……

我发现黎吻雪,并不像我以前采访过的重刑对象那样神思恍惚迷乱。我说你就
从头细细说起吧,反正今天时间充裕得很。

她说我们两家人在结婚前,都是十分要好的小姐妹,小兄弟。我丈夫郑岛嵋和
赖波整天形影不离;我与赖波的妻子马月更是在同一天报到上班的无话不谈的好姐
妹。我们四人都在一家厂子里工作。

后来连我们结婚的日子,也都选在1979年的5 月1 日。我们两家一起筹备,

起忙忙碌碌上街选购用品,又在同一天里共同举行了婚礼。

赖波当时是团支部书记,在青年中威信很高。他谈吐风趣,举止潇洒。

他也曾经暗暗流露过对我的好感……

可是我当时只把他当成思想很好的团支部书记在关心青年的思想,根本没朝这
方面去想。何况我那时还自恃清高。

后来,没想到马月在追求赖波。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心中未免有点悔意。可
转而一想,觉得小马平时大大咧咧,待人接物甚是随意,赖波不一定会看得上她的。

几个月后,我没料到马月和赖波非但正式好上了,而且赖波还改变了马月的脾
气和性格……我确实感到有点意外。

但是,我想想我们俩都是贴心贴肺、不分你我的姐妹。小马幸福也就是我的幸
福,我的情绪很快平静下来,并且从心里赞成他们,祝贺他们。

说到我自己,那时就开始有点惨了。

进厂不久上三班时,身上发出一颗颗小东西。医生说是牛皮癣,不大会好的;
再加上我白血球降低常常请病假,领导很可能要延长我的学徒期。

我当时情绪低落,心情十分沮丧,同厂的郑岛嵋悄悄看在眼里。他热情地向我
伸出了手,走进了我的生活。在上班前和下班后,他不厌其烦地帮助我去挂号又陪
着我去看病。风风雨雨一次也不拉。

后来我想,他如不嫌弃我的病,和我好的话,我也就算了;我也不要嫌他整天
脏兮兮的不爱清洁,说话又冲头冲脑的样子。

就这样,我们各自成家后,两家人亲亲密密来来往往如一家。

黎吻雪在回忆着这些事时,脸上红润了许多。

只是她慢条斯理诉说时的那份平静,确实令我暗暗有点吃惊。最初,我在电视
镜头里看到她的那种激动的神情,此刻,早已荡然无存了。

她说:事情或许就出在我的能干上。我会做衣服、料理家务、照顾孩子,再忙
乱再复杂的家务事,到了我手上都会立刻变得井井有条。亲朋好友都知道。而马月
这方面就弱了一点。

可是,做一个女强人,从来就不是我的梦想。

我只是非常由衷地想做男人后面的那一个女人,而不是男人前面的那一个女人。

想着给丈夫做衣裤时,总少不了赖波的份,反正我也会做,也不在乎的。两个
小人的衣服就更别提了,缝纫机拉出来做做也方便的。

做饭裁衣操持家务,我一直认为这是做女人的题中之义,也是做女人的一种幸
福。所以赖波他们家里所有的事,是少不了我操心的。几乎也没有一件是我不晓得
的。甚至连赖波的母亲过世了,他们也全由着我拿主意。从为他娘揩身、换寿衣,
直到张罗几桌豆腐饭,全是我一手操办。

陆记者,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天……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巧得让我心惊肉跳。
那一天是1985年3 月8 日,也就是距离我现在出事情的日子——1995年3 月8 日,
前后整整相差十年,一天也不多,一天也不少。

那晚丧宴结束后,亲戚朋友都一个个走了。我留在赖波家的厨房里正在收抬着
碗筷和剩菜。这时,我感觉到赖波在身后走来。这本是件太平常的事,我根本没有
在意。

可他那晚,走到我的面前时,神情有点异常。我抬头一看……发现他呼吸粗重,
他盯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和烈火……顿时,我的心狂跳起来……

记者,我说一句心里话,尽管我极渴望能有一副男人坚实的肩膀,让我靠着憩
息;极渴望在我前头能有一个成功的男人,让我作灵魂的靠山,但是做大车床活的
丈夫,并没有圆我这个女人的梦……

我是一个传统思想极浓的女人。事到如今,我只能默默地守着他,平平静静地
过自己的日子。在碌碌无望中过一天是一天。

我从来也不曾想过要离婚,更不曾想过要偷偷跨出婚姻的大门去寻觅欢爱。就
连失之交臂的男人赖波,我也仅仅停留在具体事务的义务奉献上。

在此夜以前……记者,我绝不说谎,我与他情感的纯洁——如同兄妹。我为他
家的事,做得心甘情愿、做得无悔无怨。当然,他也曾帮助过我家,我也至今不忘
他对我家人的好……

听得出黎吻雪的话是出自肺腑。

在生活中做一个强男人后面的好女人,对于男性和女性,真是个两全其美的好
事。合理又合情,新一轮妇女解放的思潮,好像也有这个意思。

但是,命运之神却不是这样为黎吻雪安排的……

黎吻雪讲,那夜赖波走来突然就抱住了我,他发狂地吻我,还对我说了好多好
多动人的话……他是那样热烈又那样激动,那样疯狂又那样温和……我始料不及我
猝不及防,这是连我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就这样平白无故地发生了……他还说我
很早很早就爱上了你,只是你清高得让人无法接近,我只得爱上你身边的另一个人
……再者,我觉得自己家庭条件差,经济能力欠缺怕高攀不上你,怕你受苦……所
以也就没有敢向你求爱……难道你一直不知道我的心吗?我爱你,爱得多苦多难多
累呀……

记者,我不知道就在这一刻,我的命运将从此发生变故、发生逆转!

黎吻雪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仿佛十年前的那一瞬颤栗,至今还能让她刻骨
铭心地感受得到。

我说黎吻雪,那是恶魔缠身的一晚。

她转过脸,似乎不能接受我的这种评说。

她说那一夜我恍然若梦,真有点受宠若惊;但是又将信将疑,我不知道灵魂中
的渴求,竟然就是这样快地来到眼前了。大约见我有点犹豫,赖波就对我说,你不
必有顾虑,我早就同马月讲定了,她是同意我们这样的……

我说黎吻雪,天下哪有这样的事呢?该不是姓赖的怕你不肯就范,哄你上钩吧?

她说我也这样想,虽然马月与我极好,对我非常信任与感激,但这不等于可以
将老公“奉送”出去呀!

我问马月可曾亲口对你这么说过?

她说没有的事。只是眼开眼闭,很宽容我们似的。

我说这仅仅是你的感觉而已,你对你自己的思想细细剖析过没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推荐资讯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九号房 (全集)
九号房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案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