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当前位置: 首页  警法纪实  监狱文学

青山之恋 (全集)

时间:2006-06-01 13:51:07  来源:网络  作者:筱禾  阅读:5548次


青山之恋 --筱禾

那天早晨,他透过狭小的铁窗看着外面弥漫着死亡气息的黑暗中,渐渐地露出生命的曙光,最后是金色的早霞。他满意地想:太阳出来了,他总算是等到了这天。

1

我叫李小武。我16岁起就跟着我的继父做着各种非法的生意,甚至包括毒品走私。22岁时我被捕,判了死缓,那年是我在大青山监狱的第三个年头,我刚进入25岁。

我先从死缓改判为无期,又从无期变为20年有期徒刑,这听起来很不可思意,那全是我继父用钱买来的。为他,为家族,为李家的事业我大包大揽下所有的罪名。我后爸对我许愿,再过两年,我就会改为 10年徒刑,然后保外就医。我很清楚他们这么保着我也不是全因为感激,他们很怕我将大家抖落出来,那样谁也没有好日子过。

大青山监狱成为我的另一个快乐天堂,一来,我们家上上下下买通了所有的与我案子有关的重要或不重要的人物,甚至包括狱警,这里的警察上至所长,下至见习警察就象我的亲叔叔,亲哥哥。如今这社会,有钱就等于有了一切。二来,我健壮的体格,心狠手辣的个性,没有哪个犯人不服我。

监狱的生活哪里都好,唯独没有女人。这个地方全部关压的是男犯,我饱涨的欲望和硕大的器官如何发泄?但很快我知道了没有女人的情况下,男人也可以将就用用。我喜欢顺从又主动,再有点风骚的女子,所以我中意那种长的清秀,同样顺从主动的男孩子。干男孩比干女孩还是差些,但做多了也别有一番滋味。

作为大青山监狱的第一“鹰头”,有3个“伴儿”供我消遣,而且随着有新鲜的货色进来可增加或者更换。

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趟在床上看武侠小说,王警官领着个人了过来。我自不必象其他犯人一样起来,立正,敬礼,再说句管教好。而是冲他笑问:“这是新来的?”

王警官这人很操蛋,背地里拿了我们家也有几万块钱,骨子里挺扒结我的,但脸上总一副不苟言笑,正人君子的熊样儿。

“今天上午刚来的,就放你们班吧。”姓王的说。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个身材中等,还一脸稚气的小孩子,不禁乐了。这是个少有的漂亮的小家伙,水灵的大眼睛,挺直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女人里这么漂亮的也少见。特别让我高兴的是他的头发整整齐齐,拘留所里又长出来的短发还没被剃掉,难为王警官的苦心安排。他的表情愁苦,忧郁,沮丧。凡是刚进来的都这样,但这样的表情放在这么漂亮的脸上……嘿嘿,我恨不得当时就上他。

“你的编好是265,以后除了听教官命令,也要听班长指挥。”王警官说着一指我。

那男孩子漠然地点头。

“谢谢管教!”我笑着立正,鞠躬。姓王的一脸尴尬。然后我凑进他的耳边:“上次你说你们家小公子现在用的电脑太慢,过两天我让他们跟他换个现在速度最快的。”

王警官不易察觉的一笑,煞有介事地一碰我:“你这小子。”



2

白天我将265安排在离我最近,阳面通风的那张床上。那本来是我另一个最宠的“伴儿”甜甜的地方。现在所有的犯人都知道我有了新宠,他们都等着今晚的好戏呢。

晚饭的时候265端着我递给他的一碗红烧肉和馒头,惊讶的不得了,估计他在拘留所里已经几个月没见到过这东西了。他竟然礼貌地冲我笑笑,露出一点洁白的牙齿。我想今晚我一定要让这美丽的朱唇更加红肿起来。

天刚刚擦黑,我就摸到了265的床上,他一惊:“班长,有事吗?”他轻问。我没回答,将手伸进了他的被子,一把撤下他的内裤,然后整个身体压到265的身上。我突然用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牙齿一下咬住他的嘴唇。

“干什么?你……放开……呜呜……”他拼死命的挣扎。我知道刚开始被上都会是这样剧烈的反映,过一会他就会认命的。

我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更用力地撤住他的头发,他吃痛得不得不仰起脑袋:“这是什么地方,你就是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你本来就是警察送给本少爷的礼物。你乖乖得配合,我会好好对你,肯定不弄疼你。”

我的话没能使他停止反抗,他更用力地用双脚踢我,我们咕咚一声一同从床上掉在了地上。他妈的,我李晓武今天太跌份了,连这么个臭小子还搞不定?我想着双手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往地板上砸去,他疼得不自觉地啊了一声。

“班长,要不要我们帮忙?”498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我一分神,那小子竟然对着我的裆部恨恨就是一脚,疼痛让我不得不弯腰跪在地上。

等我缓过神来,看着已经被498他们按在地上的臭小子,我今天晚上要开杀戒了。

我抬起脚开始往他身上,腿上乱踢,踢了有十几脚,他竟然没哀叫。

我上前一把撕开他的衣服。“王八蛋,畜生。”男孩叫骂了起来,但很快被人用枕巾堵住嘴。

我三下两下就将他拨个精光,他光洁的身体在月光的照耀下立刻引起周围的骚动,立刻有人用手开始在他身上乱抹。

“你们别动”我说,我此时根本没有欲望,现在还痛的恨,我要先教训教训他。

“把皮带给我。”已经有人将皮带给我。监狱里犯人的裤带都是布带子,这条宽大,
带着铜卡子的警带是我专门收藏给不守规矩的人的。

我抡起皮带狠狠抽在他上身,第二下是他的腰际,然后是大腿,我听到透过枕巾他
嗓子里发出的微弱的惨叫。

打了有十下,我停下来,掰住他光洁的下巴:“现在我要将最美好的享受留在最重要的地方。”我说。他用愤怒地眼睛看我,丝毫没有象我示弱的反映。我再次举皮带狠狠抽下。

“啪”皮带没一似偏差地正好落在他美丽地中心地带,“啊。”他发出野兽般的吼
叫。
我又连续抽打他几下,直到498提醒我差不多了。我看到小东西那里已鲜血淋漓。

“把桌子搬来,把他放上去。”我命令着。很快265已经被脸朝下,背朝天按在桌子上。在他的身体与桌子接触的瞬间,他再次呻吟了一声,伤口一定疼的无法忍受。

他的身材确实漂亮,宽肩,细腰,鼓翘的小臀,修长的腿。我手里握着皮带,并将有铜扣那头放在末端,然后再次让皮带亲吻他美丽的身体。

“啪,啪,啪……”皮带在飞舞。原本按他的人已经松了手,他一定痛的早就没了
力气,但看着好像很乖地趴在桌子上。

看道道笼起的血痕渐渐爬上他的皮肤,听到他越来越弱的呻吟。我停了下来,走到
他面前,再次抬起他的下巴,他漂亮清秀但苍白的脸上全是汗水,眼睛微睁,口中的毛巾已经被抽走,干列的嘴唇一定被自己咬过,渗出血迹。

“拿毛巾来。”我说。我用冷毛巾在他脸上摸了一把,他完全清醒了:“本来我们可以度过一个美好缠绵的夜晚,我还准备了润滑济怕你疼,现在我要用最痛苦,最直接的方式让你永远记住这个夜晚,让你做出最下贱的姿势,让你知道自己有多不值钱。而且你别忘了这里还有十几个男人在围观!”我说。

他的眼睛里终于露出恐慌,但很快又是仇恨的火焰,他的手死死抓住桌腿,试图站起来。

“按住他。”我说着将我的两个手指同时猛得插入他的体内。

“浑蛋……”他发出悲愤的声音。

然后我连裤子也没拖,只将自己的欲望摆弄几下,抬高他的腰际,对准那个已经被鲜血覆盖的地方狠送进去,真是太紧了,连我的欲望都生疼。

我听到他的一声哀鸣,我想那不仅仅是入口的疼痛,还有被抽打的伤痕与我身体接触产生的痛苦。我说:“叫得好,小蚤货,每一下都使劲叫,我就爱听别人叫床。”我听到周围的人也跟着怪叫:“小心肝儿,再叫一声让哥哥听听,瞧把你伺候的这么舒服……”但我再没听到他发出任何声音。

这样我在大家的一片叫好声中猛烈抽动了十几下,直到我将体液完全留在他体内,才拔出自己的家伙,我发现我的身上到处都沾上血迹,他的血迹。我一把将他翻转过来,他依然光洁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生气,双目紧闭,两个眼角都挂着泪痕。

“算你有种,能忍着不哭叫出来。”我对他说。他依然没睁开眼睛。

“班长,这小子太生,竟敢踢您,乾脆您今晚把他给我们兄弟好好整治整治。”498开口说。

我没回答498,看着265眉清目秀的脸,想了想问他:“你愿意让他们上吗?”

他睁开眼睛露出恐惧的目光,却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继续说:“我想再好好要你一次,如果你不反抗,我就不让他们上你,要不这十几个人可够你受的。”

“你们都是畜生。”他回答我,声音很低,但语气充满仇恨。

我一笑,“这里本来就不是人呆的地方,进了这里就都是畜生,你现在就象个美丽的小畜生。”停顿了一下我接着说:“行了,小傻子,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就乖乖地跟了我吧。”

他将脸扭到另一边,不再看我。

我将他一把抱到床上。我听到498一帮人都说班长驯服宠物确实有一套,我终于在他们面前挽回了面子。我再次压在了265的身上,我感觉到他的身体因伤口被摩擦而疼的瑟瑟发抖,为了不让哀鸣从口中流出,牙齿都咬出了声音。

我吻上了他的嘴唇,他就如一个僵硬的死人一样没一点反映,但我太喜欢他漂亮,丰满的唇,不管不顾地尽情吸吮。我的手抚摸他性感结实的大腿,然后将他修长的双腿高高举起,我再一次进入他的体内时,他连一点挣扎、一丝呻吟都没有,只有两行清泪顺着紧闭的眼角流下来。我轻拍打他的面颊,才发现他已经昏死过去。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残忍,我竟然在叉暴一个因疼痛失去知觉的男孩。



3

第二天早晨,我带领2班去采石场前没有叫醒265,我想让他休息几天,让他身体好好恢复,昨天晚上确实过分了些。中午的时候,王警官告诉我265高烧昏迷,伤口感染,肋骨骨折,还有内出血,总之是奄奄一息,已经被送到监狱医院了。

“你也确实太过火了。昨晚那么大动静,整个监狱的人都听见你们折腾。”王警官开始瞒怨我。

我虽然心里大惊,而且开始后悔昨晚的行为,但嘴上却说:“放心啦,他就是死了我也能帮你们摆平这事”

“他可千万别死,咱们就麻烦了。知道吗,他是未成年人,上面肯定要重视了。”


“不会吧,咱们这里会有少年犯?”

“我也奇怪呢。他从拘留所转下来的材料上是19岁,可我昨天看他的档案上面写着17岁,再看他出生年月,妈的,下个月才满17岁。我估计是抄材料的人笔误,哎,我真应该昨天就把他转到少管所去。”

我眼前浮现出265稚气的,忧伤的,倔强的面孔,心里也开始暗骂起来:“他犯什么事儿进来的?”我问王警官。

“无照驾驶,把人撞成终身残疾,判了2年。”

这么轻的案子,却落得这么个结局,我开始可怜起265。


还好265没有死,一个月后他又回到大青山监狱,而且仍在我的狱舍,我的班里。


他回来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人瘦了一圈儿,目光黯然,不过当他厌恶地瞪着我时眼睛仍然有神。我没安培他干任何工作,我想他还需要多休息些日子。

下午从工地回来,我吃过饭,将一盆只有管教才能吃到的肉丝炒蒜苗白米饭给265拿去。他默默地接过来,没有惊讶也没表示感激,低头安静地慢慢咀嚼。

看着他消瘦的手指拿着勺子拨弄着饭菜,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这里只叫编号吧。”

“也不一定,这里大家都有绰号的,他们叫我大杂役,498叫二杂役。”我没告
诉他他早已经有了绰号,野妞,我觉得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适合他。

“我就叫265。”他说。

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你给我听着,这里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就让全班的人操你一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推荐资讯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九号房 (全集)
九号房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案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