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当前位置: 首页  警法纪实  大案纪实

2000刘涌犯罪集团覆灭

时间:2005-01-17 18:59:14  来源:http://www.tianzi.org  作者:网络  阅读:5402次


1/敲响丧钟

2000年7月4日清晨,沈阳。

盛夏时节、天亮得早,在居民尚在熟睡的楼群间,“报嫂”、“报哥”的身影时隐时现。他们将一份份刚出版的散发着墨香的报纸投进每个订户的报箱。

当人们在饭桌打开当天的报纸,一行大字标题和5个人的正面头像赫然入目——沈阳币公安局高悬重赏、通缉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以及张建奇、张凡、程健、高伟等5名犯罪嫌疑人!

刘涌是谁?

一个商业集团的董事长为什么会被警方通缉?“涉嫌重大犯罪”又指的是什么呢?这是一般市民心中的疑窦。情况不明,只好耐着性子等着看连续报道。

不要说普通市民,即使编发这则通辑消息的报社编辑也感到有些茫然。稿件是警方提供的,除此之外没有半点背景材料,令编辑们在做消息标题时也感到为难。

报社派出记者到位于太原街的嘉阳集团下属企业嘉阳购物中心暗访,看到场内100多个档口和超市营业如常,员工们对总裁出逃等情况浑然不知。暗访之后,记者不仅疑团未解,迷雾反添几重。

刘涌等人被通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当年曾与那涌称兄道弟、打打杀杀的流氓地痞、市井无赖之辈抱头鼠窜,望风而逃。

警方抓捕刘涌,预示着一场涤荡沈城污泥浊水的汀黑风暴已经来临。他们心中有鬼,怎能不逃呢!

“刘涌,你也有今天!”这是相当一部分人发自肺腑的感叹。他们亲身领教过刘涌犯罪集团的狰狞与凶残,骨折肉绽、伤痕累累,至今心还在流血。当天的报纸送进“一府两院”,一份小小的报纸在高层引发了强震。那些身居高位手握重权的市长、法院院长、检察长们平时是不屑于看这些“小报”的,可是今天,当那则通辑消息映入他们眼帘,顿时像触了电,刘涌与他们“黑”“红”勾结,狼狈为奸,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此刻,他们坐立不安,只有暗暗祷祝:刘涌千万不要被公安局抓到,他跑得越远越好……

2000年7月4日这一天,在沈阳历史上是个不寻常的日子。由于一则不足千字的通缉消息登上报端,使警方与刘涌及其犯罪集团长达10多年的尖锐复杂的斗争公开化。

广大市民由此懂得了,惊心动魄、令人发指的黑社会犯罪非只是在银幕和荧屏上放给他们看的域外故事,而是活生生发生在自己身边。

沈阳警方在报纸上通缉刘涌,揭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斗争的序幕,敲响了沈阳“一府两院”等一大批贪官污吏的丧钟!今天显赫一时的刘涌,8年前是个身负重案、亡命他乡、被警方通缉的逃犯。刘涌为什么被警方追捕呢?事情要从1992年10月6日那个夜晚说起。

那天晚上9点左右,两位大约三十五六岁的男子,一前一后走进了位于辽宁宾馆后面的露丝酒吧。辽宁宾馆后面有一条胡同,并排开设几家酒吧,店面朝东的露丝酒吧即是其一。虽然酒吧并不临街,但因闹中取静,环境幽雅,很受顾客青睐。走进露丝酒吧的两位客人是未穿警服的警察。一位是和平区公安分局园路派出所的副所长刘宝贵,另一位是和平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副队长孙明。

他们走进店堂,女老板刘丽笑着迎了过来。刘丽将刘、孙二人让到一张靠窗的桌边坐下,交谈几句后就忙别的去了。

忽然,刘丽惊慌地跑过来说:“哎呀!外面打仗啦!”

就在刘丽跑来报告的同时,刘宝贵已经依稀听见外面有人呼喊“救命”,还有

刀砍在人身上的声音。他望望窗外,月光下人影杂乱。“这是我的管区,得出去!

你带了枪没有?”

孙明取下了“溜似”式佩枪。刘宝贵接道手枪,毫不犹豫地来到门口,孙明在后面紧随。胡同里,五六个歹徒手持猎枪、枪刺等凶器正在袭击一个不到30岁的男子,那个人被打得满脸是血,狂呼“救命”……“把刀放下!”刘宝贵举枪高喊,“我是警察!”一声威喝镇住了正在行凶的歹徒,他们惊慌地向北跑去……

被打的青年男子在危难之中巧遇警察援救,挣扎着向刘宝贵跑来,他似乎认识刘宝贵,边跑边喊:“宝贵!宝贵!”

刘宝贵发现七八米外停着一辆面包车,车后露出一张瘦长、苍白的脸,一个男子猫腰隐藏在车尾,手中端着一支猎枪,正在向他瞄准……刘宝贵对着那个仁大喊:“我是园路派出所的刘宝贵!把枪放下!”话声刚落,为了震慑歹徒,他扣动扳机,向空中鸣枪示警。

2/滋事斗殴

然而,几乎与此同时,对面那支猎枪也响了,刘宝贵只见眼前一大团火光向他飞来,他本能地侧身向左躲一下,无数颗铅弹打进他的右髋和大腿上部,火烧火燎的剧痛……

“孙明,我挨了一枪……别出去,他有抢……”

歹徒行凶,战友受伤,孙明哪能不出去呢!他认识那个歹徒,高喊着他的名字骂了一句,从刘宝贵手中接过枪,将刘宝贵扶进酒吧。就在这时,那个歹徒的枪又响了,无数颗铅弹打在酒吧木门上,孙明持枪冲出酒吧还击,歹徒已经驾车逃遁……

开枪击伤刘宝贵的不是别人,就是8年后成为嘉阳集团总裁的刘涌。

当孙明高声呼喊那个开枪袭警的歹徒的名字时,刘宝贵才知道打伤他的歹徒是刘涌。他以前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知道他有1989年打伤过一位在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上演唱大会主题歌的男演员,出手很重,那介演员到医院把脚都摘除了。没想到,今天自己又挨了这个歹徒的黑枪。

刘涌户籍上注明生于1960年,实际上他报早了两年。他从小爱好体育,父母也花了不少心血培养他,在他七八岁时就送他到体校学游泳,专攻仰泳,而且成绩相当好,曾获得辽宁省少儿仰泳100米、200米冠军,后来因刘涌患病而告别了泳池,入伍到天津当了兵。

刘涌是绝顶聪明的,这使他不满足于转业到沈阳市纺织品公司当一名普通的司机或调拔员,于1982年下海经商,施展才干。他开饭店,倒服装,搞毛衫加工,干对苏贸易,进商场卖家电,与港商合办皮革厂……

商海沉浮,成功多于失败,他逐步地在中街、太原街站稳了脚跟。

如果你见到刘涌,会看到一张慈眉善目的脸。他因胃不好,加之吸过一段时间的毒品,人显得清瘦,与人们印象中歹徒那种粗壮、狰狞的形象完全不符。然而你千万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他自小有一种争强好胜的性格,长大后,他极愿与一班流氓、地痞为伍,热衷于斗殴滋事,打起仗来凶狠无情。混迹商海使他结交了更多这样的朋友,父辈的政法干部背景使他有一种优越感,助长了他的气焰。

10月6日那天夜里,忙于商务的刘涌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吧枪战现场呢?

那天上午,沈阳站的工人张绍波和两个朋友在站前民主市场上闲逛,撞了两位年轻妇女,发生争吵。其中一个姓李,指责张绍波他们不怀好意,遭到他们打骂,小李说:“你们等着!”拿出手机找人。张绍波几个人踢了她,然后就往北走了。

走到—家洋服店门前,他们看见刚才被他们打的那个年轻女人和洋服店的店主袁庆友在一起,才觉出事情有些不妙。他们认识袁庆友,袁庆友看见张绍波等人正巧从店前经过,振臂一呼,带几个人追打,幸亏他们跑得快,毫发无损。

按说,这件小事至此就该平息了,可是袁庆友不肯罢休,决心报复张绍波。他给好朋友刘涌打电话,说他的女朋友被张绍波打了,让他过去一下。刘涌一听,立时来了精神,连忙说:“行,我马上过去!”

“社会朋友”找到刘涌,刘涌即使商务再忙也要放下,去帮“社会朋友”办事。此刻,刘涌很清楚袁庆友叫地“过去一下”是去干什么。于是,他马上给回佩学(已死)打电话,通过回佩学找吴静明。

吴静明,别名吴明,当年29岁。此人无职业,曾因伤害他人被收审一次,因盗窃被行政拘留一次,因流氓盗窃被劳动教养3年。此人凶狠诡诈,他是刘涌身边“四大金刚”的头号人物。

挂完电话,刘涌随即驾驶他的“蓝鸟”去太原街,走进洋服店,看见吴静明、回佩学、陈文斌等几个“社会朋友”也到了,袁庆友将小李被张绍波等人辱骂殴打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说:“这几个人总在站前、太原街一带转悠,跑不远,我们去找他们!”

当天晚上7点,刘涌开着“蓝鸟”来到罗马假日酒店,在一间包房内,看到了张凡、吴静明、陈文斌等“各路英雄”八九个人。

此前,刘涌又给回佩学打电话说,“张绍波他们听说我们在太原街找他了,晚上要同我们斗,我们得做好准备,都带家伙,打他们!”

经他这样一鼓动,“各路英雄”都带了措枪、火药枪、枪刺赴会,刘涌自己也做了准备,在车内暗藏一支装满了铅弹的猎枪。

这么多“社会朋友”聚在一起,自然要狂饮一翻。吃喝到9点来钟,酒足饭饱,又议起今晚聚会的目的,袁庆友说:“张绍波那小子很有可能在‘大霞’的咖啡屋那边,我们过去找他!”

“大霞”,名叫王旭霸,当年35岁,是沈城有名的毒品贩子,当时,包括刘涌、吴静明、张凡等人在内,这次聚会中的许多人都吸毒,熟知“大霞”开的咖啡屋。袁庆友了解张绍波,猜测他可能会出现在那里。

3/开枪袭警

“走,我们过去找他!”,随着刘涌一声喊,众人纷纷站起,向门外走去。惟有张凡在包房内扎毒扎抽了,没有去。

刘涌驾驶“蓝鸟”,载着袁庆友、回佩学等人开着一辆面包车,直奔位于辽宁宾馆后面的“大霞”咖啡屋而去。停车后,这些人手持猎枪、枪刺,到咖啡屋、酒吧搜寻张绍波。刘润手拿猎枪,在车附近站着。

搜到第三家,他们果然看见刚乘出租车来的张绍波,把他叫了出来。

刘涌感到此地是繁华地区,百米之处就是市公安局,不便动手,便说:“把他拽去!”

站在咖啡屋门口的吴静明相陈文斌用枪通住张绍波,抓住他就往车上拽。

张绍波一见这个来头吓得脸色发白,拼命挣扎。这一来,惹怒了吴、陈两人,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打得他满睑是血、高声呼救。他越喊那些人打得越凶、直到刘宝贵和孙明出现才解救了他。可是,刘宝贵却被躲在一边放冷枪的刘涌打成了重伤。

刘涌放了两枪打伤刘宝贵后,迅速钻迸年内,开车逃离犯罪现场,一气跑到青年公园附近的运河桥上才停下来,开枪打警察,他知道这事闹大了。

为什么要开那两枪呢?鬼知道。

他当时觉得,警察能开枪,他手中的家伙也不是烧火棍,手指那么轻轻一勾,一片铅弹就打出去了,后来又放了一枪。

看到那个警察倒了下去,听见孙明愤怒地骂他,他才觉出自己闯了大祸,心惊肉跳,急忙开车离开那个地方。他暗暗有些后悔。

倘若开枪打了警察后没有人知道是他干的倒也罢了,可明明孙明在喊着他的名字,他跑了和尚还能跑了庙?惊魂甫定,刘涌打开车门,走下车,将那支一尺米长的猎枪扔进河里。他知道,认定犯罪要有证据。这支枪决不能再留下来了。下车走了几步,刘涌觉得一条腿很疼,仔细看,出血了,原来受了枪伤。他不敢回家,把车开到亚光家。亚光作形较胖,是刘涌的“社会朋友”。刘涌到他家时,他已经跑回来了,在他那里还有张凡等人。亚光见刘涌表情痛苦,问:“二哥,怎么了?”

刘湘说:“不知怎么的,我的腿上挨了一下子。”说着卷起裤子,众人一看,果然,枪伤赫然入目。

“这样不行,得赶快找医生处置。”亚光说。

“可别上医院,”张凡说,“这伤一到医院就暴露了。”

亚光走后不多时间就回来了,果然领来了一位医生。医生看了刘涌的伤,为他作了消毒包扎,给他留下一瓶打吊针的消炎药。刘涌不愿在亚光家继续呆下去,想换个更安全的地方,也好把吊针打了,于是开车来到宋建飞家。宋建飞30岁,是刘涌大哥的内弟。此人劣迹不少,曾因盗窃被行政拘留一次。在伤害无辜群众时他出手又凶又狠,后来成为刘涌身边“四大金刚”中仅次于吴静明的二号人物、当夜,刘涌在宋建飞帮助下打了吊针,住了一宿。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推荐资讯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九号房 (全集)
九号房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案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