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当前位置: 首页  警法纪实  大案纪实

1990年山西贼王“华北第一杀手”王彦青

时间:2005-01-11 23:33:05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阅读:8186次

1990年5月30日晚12时,湖南省郴州市旅馆业管理协会保安队队长王勤宜带队员段人友、阙建军、李清云、黄宗玉等巡查至人民西路2号大门前,这里分设有湘南旅社、市商业招待所两个单位。

  他们敲门十多分钟不见人开门,估计里面人已经睡了。如果换成一般警惕性比较差的,应该转身就走了。但这几个保安比较尽职尽责,由队员李清云翻墙入院,喊醒了熟睡的值班老人开门,然后分成二组进行检查。队长王勤宜和阙建军在服务员陪同下逐房检查商业招待所。

  当他俩进入403房时,见卧室内两张床上分别躺着一男一女,便进行验证检查。男的出示身份证:朱民强,男,1958年生,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女的出示身份证:郑晓燕,1965年生,浙江省浦江县郑宅镇枣园村。因为看女人表情慌张,保安们怀疑女的是小姐,正在从事不法活动,就令其出示结婚证时。男的支支吾吾的说结婚证尚未办,这次是出来旅游的,自己住在502房,并出示住宿证。王勤宜等人以非法同居行为,分别对这对男女进行盘查,发现抽屉里面有一支“五四”式手枪。“朱民强”立即解释,说这是一把在地摊上面买的玩具枪。这几个保安没有用过手枪,也就相信了。

  除了玩具手枪以外,抽屉里面还有大量国内外纪念币以及大量的国库券、公债券和人民币。

  保安队员们觉得这两人行迹可疑,就决定将他们带到“旅协”办公室审查。

  “朱民强”对此百般推脱,不愿意去。被保安强行带走的途中,“朱民强”一会儿试图用金钱贿赂,一会儿冒充高干子弟恐吓,企图逃跑,均被保安队员制止。

  行至市公安局门口,“朱民强”见到写有“公安局”的牌子,突然抢过保安手中拿着的“玩具枪”,迅速装上子弹,甩掉女友,连续开枪射击。当场打到一个保安,其他几个不是被打伤,就是慌忙躲藏起来。这哪里是什么玩具枪,就是一把真正的“五四”式手枪。

  正在这时,从健康路巡逻归来的巡警侯关长、武警谭平、何志书和群众王满生赶到。面对呼啸而来的子弹,两名武警以仅有的一根电棒为武器,拼命追赶。

  “朱民强”一边飞奔,一边回头向追赶他们的人群射击。在“福星楼”前的丁字路口,两名武警相继中弹后,仍咬牙坚持,直到伤重倒地;驾驶摩托的巡警侯关长不顾一切地加大油门,试图超越罪犯将其截住,因车速过快撞在了圾垃箱上,受了伤。群众王满生与干警一道,冒死紧追。

  眼见2个武警被击倒,1个巡警跌倒受伤,“朱民强”马上就要逃掉了。真所谓无巧不成书,此时这条街上,正好有外出执行另一个拘捕任务的刑警队副队长张明程、刑警王启平、唐曲平和局团委副书记杜湘宏四人。

  这4人听到枪声,立即驾三轮摩托车迅速赶来查看情况。

  在路灯下,他们看见两名武警倒在地上,持枪歹徒已跳上一辆两轮出租摩托车,正用枪口逼着司机“快走”。

  “别过来,过来我就打死他!”罪犯凶狠地边威胁、边压子弹。

  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警察的三轮摩托车偏偏因紧急制动突然熄火,车上三人只得跳车追赶!由于他们执行抓捕任务的对象仅仅是地痞流氓,所以几个警察也没有带枪,赤手空拳。

  罪犯在干警勇猛之势威慑下,慌乱放弃出租摩托车,往西街方向逃窜,并不时向追赶者开枪。

  警察杜湘宏跑在最前面,边追边命令罪犯站住。罪犯没头没脑地乱窜,在西街百货公司前,再次连开数枪。杜左腰部中弹,血流如注。此时,张明程发现罪犯钻进九完小院内,便冒着生命危险只身入内搜索,后又主动守住大门,令其他同志火速回局报告,抢救伤员。

  紧急合围搜捕

  就在杜湘宏等干警赤手空拳追击罪犯的同时,路人已经电话报警。市局罗运生副局长得知爆发枪战以后,立即按照应付突发事件预案,拉响了院内警铃。干警们闻铃声而起,迅速集结在办公楼前。此间仅仅20分钟,385名公安干警、武警、治安联防队员与地区公安处刑侦科、收审站的干警们紧急出动,迅速组成严密的大、小包围圈。

  从5月31日凌晨开始,现场勘查访问组便穿街走巷,进行访问勘查,在市九完小院内厕所处找到了一件白衬衣,从而确认了罪犯翻墙越屋的方位。围绕这一现场,他们挨家挨户调查走访。当他们来到北街时,一居民老太太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这天凌晨3点多钟,她睡意朦胧,忽听对面屋顶上有哗啦哗啦踩瓦声,便赶紧起床开窗探望。这时,只见一身材高大的黑影从对面二层楼(7.9米高)的房顶跳下,好一会几才艰难地爬起,一拐一拐朝北走了。

  那人衣着特征与“朱民强”相似,指挥部当即采取控制医院、旅店、出租机动车等措施,各方面信息综合得出:罪犯没有离开郴州。

  31日下午,河南平顶山市公安局回电:朱民强现在家上班,其身份证于今年元月份被盗。

  获此情况后,指挥部分析认为,面对的凶犯不是一般的罪犯,而是多次作案的持枪流窜犯,于是决定撤除小包围圈,将警力加固到大包围圈,形成铜墙铁壁之势。

 

  勇猛之师擒凶顽

  31日夜,大雨在不停地下。坚守在西郊路卡的8名干警忠实地履行着职责。1日凌晨2时许。一辆白色出租小汽车由城内方向疾驶而来。担负拦车检查任务的交警队副队长王生录立即将此车拦住。此刻,主动冒雨送饮料、点心到哨卡的市友谊华侨公司青年职工刘宁、宋赤飚也跟到了汽车旁。

  王生录问司机:“去哪?”

  司机答:“贵阳。”

  王又问租车人,租车人答道:“去桂林。”

  去向矛盾,初露破绽。在检查租车人的身份证时,又发现身份证上的照片和年龄与实际明显不符,居住地址是桂林,而说话却是北方口音。

  王生录顿生疑窦,忙令其下车,并迅速从车后绕向车右侧。租车人早有防备,一边下车一边向左腋部掏,右脚无意识地拐了一下。

  受过部队十几年训练的王生录立即明白了一切,大喊一声:“有情况,上!”迅即一个箭步窜到罪犯身后,用尽全力将其拦腰抱住。此刻,刘宁、宋赤飚已从车前方包抄过来,当罪犯掏出手枪准备向干警射击时,这两名警察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抓住了那只握枪的手。

  穷凶极恶的罪犯拼命反抗,扣动了扳机。子弹飞出,当场击伤刘宋二人和出租车司机。听到枪声,守在一旁的人民路派出所指导员蒋远超、民警陈志辉闪电般地扑向罪犯。蒋远超死死托住罪犯握枪的右手,使枪口指向天空,又一颗子弹从他头顶飞过。与此同时,隐蔽在路旁的其他干警一拥而上。

  8名干警“裹”着罪犯一齐滚入了路旁的水沟。罪犯在1对8的情况下,仍然拼死挣扎挣扎,甚至咬伤了蒋远超、陈跃前的手指。

  经过十多分钟的殊死搏斗,这个亡命之徒,终被生擒归案。罪犯在审讯人员的强大攻势下,交待了自己的真实姓名:王彦青。

  盗窃高手,越狱大师

  王彦青有个外号叫做“华北第一杀手”,其实这言过其实,他只是一个凶悍的歹徒而已。据传他杀死过28人,但经过审查核实,他整个团伙一共造成15人死亡,多人受伤。但在他第一次入狱之前,不过是个当地的小混混。王的父母都是太原重机的老师,由于过于宠爱儿子,导致王从小品质恶劣,成为当地有名的混混。

  王乍一看看外表温文尔雅文质彬彬,床头常放摆着线性代数、微积分等书。兔子不吃窝边草,王在家附近一般不作案,甚至还乐于助人,邻居对他看法也不错。

  王彦青在太原晋中很有名,除了打架闹事以外,他最擅长的就是盗窃。王彦青此人倒是非常聪明,他撬保险柜比别人用钥匙开锁还快。在八几年,王彦青因为盗窃被捕。由于他盗窃的都是保险柜,里面都是巨额款项,所以盗窃数额非常巨大。根据当时的法律,王甚至可以被判处死刑,最终因为毕竟还是盗窃案,给他判处了死缓。

  于是,20几岁王彦青锒铛入狱,根据当时的法律,他至少要坐20多年牢。王彦青不想一生的大部分岁月就在牢里面度过,所以他刚刚入狱,就下定决心必须越狱。

  王彦青是当地很有名的地痞流氓,就算在监狱里面也很快站住脚。刚进号子时,当时的二铺(牢房里面二号人物)武双喜就上来就是一顿拳脚,给他一个下马威。一般来说,进号子挨顿打是南面的。王彦青却毫不示弱,挥拳还击。一通厮打后,他还站在门口,武双喜倒下了。头铺(老头)大怒,一个眼色,号子里其他几人全扑了上去。又一通拳脚过后,王彦青满脸是血的站着,其他几个都给打倒了。头铺二话不说,马上搬开自己的铺盖卷,把王的放到头铺位置上。王彦青成了牢头后,武双喜对他忠心耿耿,把他当做大哥。

  随后,二人一起被送至汾阳监狱服刑,被分在同一个车间干活。

  王认为汾阳监狱管理较为松懈,有越狱的机会。但越狱这种事,1,2个人肯定是干不了的。王,武二人就对同车间的犯人或利诱或威逼,邀他们一起越狱。这十几个人畏惧王心狠手辣,又知道他是死刑犯,只得听他的。

  当时汾阳监狱条件恶劣,但防卫还是很严密的,不但基层高墙,还有电网和持枪武警驻守的塔楼,试图翻墙越狱是不可能的。

  王的心思非常细密,头脑很够用。他经过仔细研究,发现他们的车间地面是黄土,而且土质比较松软。顿时,他的头脑里面蹦出:地道战三个字。

  王彦青决定挖地洞出逃。可是,这无异于痴人说梦,挖地道是个大工程,需要很长时间,期间如果稍不留意被发现,一切就完蛋。而且,挖地道还有大量的黄土,这要如何处理。王经过仔细计划,用他学习的数学知识,划了一张准确的地道方位图,计算了挖掘的土方数量,甚至制定了同伙每天应该挖掘的进度。

  计算好以后,王彦青和十几个同伙,有的掩护,有的挖掘,开始从车间开始偷偷挖洞。每天收工回监舍时,将土洞用箱子盖住,每人口袋里装满挖洞出来的土,回去后倒进厕所。

  也许是王彦青掩饰的好,也许是监狱管理真的松懈,挖洞工作持续了近三个月终于大功告成。期间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被发现。一日深夜他们十几个人偷偷打开号子们,溜入车间,钻入土洞。爬行了几十米以后,他们从监狱高墙外的洞口爬出。这十几个家伙集体成功越狱了。

  王带着十几个人出狱以后,计划去香港,彻底逃离大陆。这一路上,王彦青的凶残狠毒表露无遗。由于这十几个人有的仅仅被判处1、2年徒刑,就算被抓回去也不会怎么样。王彦青怕同伙私下溜走或者出卖他,他们先是冲入一家小卖铺,不但将店主杀死,还将几个买东西的顾客一起杀了。这次杀人并不仅仅是为了抢东西,还是逼着同伙立下投名状。王彦青强迫同伙每人刺几刀,如果不刺,立即杀掉。十几个同伙无奈,每个人手上都沾了血。

  杀人抢劫以后,这十几个人带着钱款食物,换了衣服,混入人群潜逃。起初几天,警方根本不知道这十几个人在哪,象人间蒸发般消失了!这伙人连续流窜晋、冀、豫、江、浙、皖、赣、鄂、桂、川、湘等11个省、自治区,由于自知难逃一死,他们疯狂作案,手段凶残。

  短短不到1年内,他们28起、杀死15人、杀伤13人、劫车10辆、撬盗保险柜8个、人民币数万元,受害者基本都是无辜的老百姓。包括小商小贩,出租车司机,甚至路人。这些人同王彦青一伙人无冤无仇,有的甚至仅仅因为跟他们打了个照面,就惨遭杀害。

  期间,他们袭击两名警察,抢劫了2把手枪。有了枪,就更好办了。当时一般民警巡逻并不带枪,所以虽然王他们一行在途中也多次遭遇警察拦截,却凭借手中的手枪,连续几次杀出重围。

  但是,此时王彦青犯了两个致命的错误。

  第一,逃跑一定要分散逃,人越少,目标越少,越容易逃走。王怕其他同伙泄露他的秘密,强迫十几个人一起逃亡,也就很难逃掉了。期间,由于目标大,他们多次遭遇警察拦截,枪战期间,先后多人或死伤或伤。

  第二,在路过临汾某小乡村时,其中一个犯轻微盗窃案的小伙子,忍不住心里的恐惧,虽然已经搞了投名状,也借机开溜回了家。回到家以后,家人苦苦劝他投案自首,和警方联系以后,警方打赢只要说出王的情况,就算立功。于是这个小伙子被说动,投案。

  由此,王试图逃亡香港的目的也就彻底泡汤了。彦青无奈,只能在国内流窜作案,手下不断被捕,最后连贴心小弟武双喜也被警方生擒了。王彦青一个人携带一把手枪和抢来的钱流窜到湖南!跑到郴州的时候,王看见一个女人很漂亮,一时起了心。

  没想到,两人刚办完事,一群保安就进旅馆抓嫖,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始的事情。

  此次王彦青虽然被抓,但前后也打伤多名警察。

  王彦青被捕以后,立即关入死刑犯的号子,全身重镣,吃饭大小便都必须由同号的两个犯人帮忙。当时王彦青自知必死无疑,还不忘记耍小聪明,捞点便宜。看守所的伙食很差,就是自来水煮大白菜,或者青菜里面放1、2块肥肉。王于是虽然承认杀了人,却不交代藏尸的地点(杀完人以后,王都是亲自埋尸体)。警察无奈,只好接受王的要求,也就是给他酒肉。前后花费了几个月,王才把15个藏尸地点一一说清楚,这样也混了不少顿酒肉。

  王彦青和武双喜作为主犯,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两人也没有上诉。

  告密的小伙子,警方也没有食言,给他加判几年刑而已,没有追究他的其他责任。至于同伙其他十几人,一部分已经被击毙,剩余基本都是死刑,少数判了死缓,一个人也没逃掉。

 

  “第一杀手”的末日

  王彦青一伙行刑当天的黎明,法警、法医以及荷枪实弹的武警和刑警已经严阵以待。王彦青和武双喜等10余名死囚在今天将会被送上断头台。

  负责这起案件的刑警问王彦青:“你想吃什么”?

  王彦青回答说:“想吃肉”。

  于是,刑警们为他安排,准备了一顿比较丰盛的“最后的早餐”。

  王彦青心态较好,还能大吃特吃,似乎旁若无人。而武双喜早已体似筛糠,抖作了一团,在临刑前,他滴水未进。进餐完毕,法官在现场宣读了对他们执行死刑的判决书并当场签字画押,并将这10几名罪犯押上囚车。

  在执行死刑前,囚车将他们押送至太原重机厂的体育场,召开了“万人公处大会”,当时可能是想以这样的气势压倒邪恶势力的嚣张气焰。之后,在武警、法警以及刑警严密的押送下,囚车来到了太原市南郊的天龙山乱石滩。这里是枪决死刑犯的地方。这里四周环山,中间一片干涸而平坦的河床,放眼望去,周围的山上人山人海,黑压压一片。山脚下,许多警察和武警将刑场包围了起来,当时观看行刑的群众超过了数万人。

  在乱石滩中间的空地上,已经挖好了10几个梯形的土堆一字排开,高约半米,每一个土堆的间隔约2米。土堆前的半山坡上站着的是此次行刑的总指挥,他手里拿着旗子做最后的部署。随后,武警将这10几名罪犯从囚车上押下,他们均被带着手铐和脚镣。

  几十名武警两两面对,将长步枪分别组成人字型,形成了老百姓所说的“鬼门关”,被枪决的犯人要被押着走过这道“关”。所有的死刑犯过去了,只有武双喜是被拖着过去的,他已经没有魂魄了,身子像一个肉囊无法站立。王彦青是走过去的,在镜头里可以看出,他很会用表情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这时,武警已经将他们押至在各自的土堆前。法警、法医和行刑的监督人员为他们验明正身,核对无误后,他们跪倒在地,头部被放在了土堆上,脸部朝下。

  随着一阵整齐的枪声在山里回响,这些犯罪分子已经被执行枪决。比较讽刺的是,据当时场地法警回忆,当法医过来再次检验执刑的效果,只有王彦青还有一丝气息,后又被补射了多发子弹方才毙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推荐资讯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九号房 (全集)
九号房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女囚门 (全集)
女囚门 (全集)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