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当前位置: 首页  警法纪实  大案纪实

2005“世纪毒枭”刘招华

时间:2006-05-22 21:06:23  来源:http://www.tianzi.org/  作者:天子  阅读:5851次

【罪行败露】

一辆东风货车穿行在群山峻岭中。司机W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他一直注意力集中地朝前赶路,时而也从后视镜中查看一下身后有无车辆跟踪。

这是十月末的南方,天空清澈、湛蓝、晴好。南方空气中常有的潮湿和闷热,仿佛都被深秋里这清爽的风给滤去了。

这样的山路上,每天都会行驶着许许多多模样相似的货车,同向的或是逆向的。它们在云朵洒下的阴影里穿梭前行或是交错而过,像云朵一样快地在群山的视线里隐没或是消逝,谁也来不及辨别一辆车和另一辆车的区别,一张面孔和另一张面孔的各异……

秘密往往藏在我们无法辨别的相同和相异里。

第二天,一辆红岩货车再次行驶在与东风货车完全相同的线路上……

两辆车同属于一个雇主:缅甸木姐头号毒枭谭晓林。其中东风货车藏毒249件、184.32公斤;红岩货车藏毒163件、119.2公斤……

这已是警方和谭晓林的第四回合的较量了。

1999年7月28日,云南边防总队便接到情报,缅甸毒枭谭晓林要运输大量的海洛因到广东。谭晓林的运输特点是“先运输小量毒品探路,成功后再大宗贝反毒”。接报后,国家公安部禁毒局、边防局和行动技术局专门成立了以禁毒局副局长陈存仪为组长的“7.28”专案协调组。

陈存仪副局长在多年侦破重特大毒品案件的实践中,不断研究和总结贝反毒案件的规律特点。他发现,按照常规做法实施控制下交付,往往只抓到接货的马仔,还可能因其“主观不明知”及诸多客观原因而处理不了,如不采取策略上的突破,缉毒侦查的路将越走越窄。为了成功侦破“7.28”案件,实现上级领导“抓毒枭、摧网络”的要求,从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出发,陈存仪在研究该案的侦破思路时,提出了“抓大放小,顺线延伸,打毒枭,摧网络”的策略。对此,公安部领导和禁毒局杨凤瑞局长都给予充分的肯定。根据这一指导思想,“7.28”专案组精心组织,严密监控,深入经营,大胆尝试“抓大放小,顺线延伸”的策略……

跟踪的车被毒贩发现

1999年9月25日,境外毒枭谭晓林指使小A安排约77公斤海洛因入境,该批毒品被境内毒贩在广州接货后就地转移和分销。10月4日,陈存仪决定适时抓捕广州毒贩的下家,当时有的同志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境外拟入境的大批毒品还没来,不宜打草惊蛇。陈存仪说,对境外毒贩来说,货物顺利到广州并交出去,他就对货物不负其他责任,打广州的下家并不会使境内外毒枭怀疑负责长途运输的环节而影响下一步交易,反而对我们进一步查清案情有利,“抓大放小”是相对的,“放小”的目的是为了“抓大”,就是暂时放弃小马仔、小量的毒品和毒资,查获大的毒枭、大量的毒品和毒资,这是要根据条件而定的。经过陈存仪的说明,专案组的同志们更加深入理解了“抓大放小”的相对性和实际操作的灵活性。警方当天下午就在广州东方宾馆抓获四川籍犯罪嫌疑人2名、广东籍犯罪嫌疑人1名,缴获毒资398万元。案侦工作首次取得战果,极大地鼓舞参战民警的士气,而且正如陈存仪所分析判断的,境外毒枭谭晓林并没有停止再次运毒,10月8日,他又请小A安排运送第二批货……

10月28日、29日,谭晓林先后又发出两辆运毒货车……

两辆运毒车一路都在警方的全线跟踪控制之下前行着。而当东风货车行至广东普宁时,谭晓林忽然接到当地接货毒贩的电话,那毒贩说,你的车被跟踪了!

谭晓林说,怎么会呢?你报一下跟着咱们车的车牌号!

毒贩报的车牌号,恰是正在执行跟踪的外线人员的车牌号。

原来,当地毒贩在车还没进入普宁界时就提前派出三辆车沿途观察,反跟踪到了警方的跟踪车辆。

警方外线跟踪的那辆车同时也发现了毒贩反跟踪的车辆,“外线”紧急请示专案组指挥,决定放弃跟踪前行撤出,而由专案指挥部重新秘密调度又一辆车继续执行外线跟踪任务……

当地毒贩发现那辆跟踪的车辆在视线里消逝不见了,才派人从司机W手里接过东风货车。司机W交接后按照谭晓林的旨意需即刻返回。所谓的控制下交付也便到此无法再行控制。这就给新接手的“外线”跟踪带来很大的困难。下一刻,以及下一刻的下一刻,货车会往哪里走?对外线侦查员来说,只能被动地跟进,且不能跟丢了!

然而,狡猾的毒贩已然心有戒备,他们不相信那辆跟踪的车真的放弃了,一辆车放弃了,会不会还有第二辆?这是毒贩子内心放不下的疑虑。在毒贩的暗中指挥下,那辆东风货车一直七拐八绕,至晚间,车子开进了普宁市池尾镇的一个村子,跟踪的“外线”是广州人,不熟悉普宁的地理环境,他看到那辆大货车开到一个村子里,也只好尾随着跟进。“外线”不知,那恰是毒贩阴险狡诈的巧妙试探:那条路,是一条路的尽头,村庄的一个死角,死路一条。只有跟踪的车辆才会尾随着一同进到死角里……而据此便可断定跟进来的车一定就是警方的盯梢了。

司机在毒贩的暗示下弃车而逃……

虚虚实实之间的迷雾

这第三回合的棋局表面上看,似乎是警方败北了。而陈存仪并不以为毒贩真正探到了警方的虚实,他说不排除弃车也是毒贩的一种试探。毒贩虽狡诈,但贪欲使得他们总会对即将到手的暴利心怀着侥幸,他们在历经了众多的折磨后,是不会轻易言弃的,弃了这一回,还有下一回,这一回处理不好,就惊了下一回。也许,下一回,就是警方等了又等的战机……

所以,根据专案指挥部的命令,跟踪的“外线”掉转车头出了死角,任那辆东风货车弃在那里。

或许,毒贩就在某一个暗黑处死死地盯着那辆弃车,警方对弃车采取的任何行动也都在毒贩的监视中,任何的不慎都可能导致全局的崩盘……

就在东风货车被丢弃在死角里的时候,另一辆已被“控制”的红岩车在广西途中出现故障。长途货运,车子出故障是常有的事儿,然而,如果由于汽车出故障不能按照约定的时间抵达交货地点按时交货,接货人便会心生疑虑,转念就可能临时取消交接。另外,境外毒枭通常都会使出“杀手锏”,要求运货人要按约定时间出境。运货人如能及时出境,即证明“安全”,不能及时出境,即等于“出事”。按警方对谭晓林的了解和整个案件脉络的把握,案子进入到关键的对峙中,形势对警方十分不利,因为周旋的成败或许就在此一举了。货车几经修理,却仍然以20迈的速度行进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寸秒寸金,战机稍纵即逝,陈存仪跟专案指挥部的同志们紧急商议,准备安排一辆大型平板汽车将故障车辆整车运到广州指定的交接地点。

寻找大型平板车费尽周折。寻到平板车后又假意地跟司机讨价还价,虽然说花再大的代价也要成行,但还不能让平板车司机生疑,所以,最后敲定一万元的拖车费。讲好价之后,司机只同意白天行路,而即使24小时马不停蹄地跑时间都已很紧迫了。要求司机24小时马不停蹄,司机说再加价,又加一万元!

11月3日晚,悬挂着云G.01439车牌的红岩货车脱离开平板拖车,仍以20迈的速度缓缓驶进了广州市白云区槎头镇广花公路附近的穗源停车场。

按照事先的约定,司机将车钥匙塞放在汽车的排气筒里。

紧接着,在警方的控制下,司机及时出境,给境内外毒贩造成一个错觉,使他们弄不清哪里出了问题,却都以为运输这一环节是没问题的……

11月4日早上7点钟,毒贩罗建光和张三的手下“肥仔”乘坐出租车前往广花公路穗源停车场,将藏有海洛因的大货车开到广汕公路独立一号路段,与等候他们的毒贩庄顺盛汇合,庄顺盛开着一辆丰田吉普车紧随在大货车后面进入天河区广油公路旁那个藏毒仓库……

猎人终于捕到想捕的猎物

在那个仓库的外面,陈存仪那双锐不可挡的目光,自始至终紧盯着出来又进去、进去又出来的那两个人。空气里凝着万分的紧急,因为那样一双目光必须要在紧急和短暂里分析和判断出击的最佳时机。就在同时,几乎是在即将行动的一刹那,那双眼睛的余光于不经意中,透过那辆越野车略高出车身的车门的上沿,感觉另一间屋子的门好像是开了一下……在人的大脑异常紧张,神经的弦绷到不能再绷的紧张程度里,那个屋门开合的小小细节,就像云彩于瞬间投下的一个阴影,转逝一切都复原了……

或许这是由紧张产生的一个错觉?

当包围的脚步比目光还要快地投入战斗中时,那不经意的一眼自然比云彩隐去得还要快……

当人赃俱获的时候,那一双目光也是在一个瞬间里,又捕获到了只有猎人捕到想捕的猎物时才有的那一种新鲜和刺激。

更确切地说,那双目光是捕到了令他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另一双目光:被抓获的两个人跪在地上,其中的一个人抬起头来,那眼神啊,既有凶光、不服气的感觉,又有在罪证面前不能不低头、不想认账又不能不认账的懊恼,所以后悔,所以无奈,所以懊丧,还夹杂了满心满腹的耿耿于怀……

还有什么比看到如此绝望、如此复杂的敌手的目光更过瘾的事情啊!

庄顺盛不知眼前的这个人正是“7.28”专案协调指挥者、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陈存仪。

陈存仪此时感觉周身舒坦啊,完全沉在一种享受的乐趣里。那是工作着的乐趣。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跟敌手的斗智斗勇,峰回路转,人赃俱获,不但有108.85公斤的海洛因,还查获到一批330公斤的冰毒,装在写着酒石酸字样的十几个纸箱里。搞案子的人盼的就是这样一种人赃俱获的结果。

陈存仪指着那些海洛因问庄顺盛:“这是什么?自己说!”

庄顺盛声音低到不能再低地说:“海洛因……”

当陈存仪的目光飘离开庄顺盛,又是于不经意间扫过另一间屋门时,他怎么感觉他曾经看到过的那扇门的开合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什么人给关闭了!

飘浮于我们眼前的任何细小的微尘,它们的飘浮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它们皆是有道理的。

陈存仪虽然并不知一个门的开合和关闭这两个小细节,为什么会那么突兀地显示给他,但多年侦查生涯里养成的习惯不容他放过任何的哪怕微小到不能再微小的细节……

曾经开过的房门现在是关着的,陈存仪就觉得这间房子很可疑。这间房子有名堂。那名堂在陈存仪想来起码是跟抓住的这两个人有些关联……

既然他心存了某种莫明的疑虑,那么打开来看一看,倘若什么也没有,无碍无妨,心里的疑虑不就解了。

所以他在现场指着那间房子说,这间房子一定要打开来看一看。

库房的门是锁着的。

管钥匙的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

陈存仪说:“没有钥匙不是理由,我亲眼看见这个门开过一下,事关这么大的案子,多一分钟也不能等,砸锁吧……”

陈存仪下令砸锁。

门上挂着两把锁。陈存仪说,都砸掉,如果房子里没有什么,我赔这两把锁……

一双目光,改变毒枭生命的白昼

锁被砸开了。

门在锁砸开的瞬间也被推开了!

涌进屋子里的人全都惊呆了:满满一屋子的纸箱上,都写着酒石酸的字样。纸箱子从平地一直码到房顶。那些箱子,跟刚刚从另一个屋子里查获的装有330公斤冰毒的纸箱一模一样!

陈存仪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将就近位置的纸箱打开来一看,黑色的塑料包装,每包两公斤……

他还是有些不信,让侦查员爬到最顶上打开一箱,再打开一箱……

完完全全一模一样!

将房间各个角落里的纸箱抽样打开来,再看:都是冰毒!

每一个在现场的人都万分震惊!因为此前,几百公斤的冰毒案件就是全国大案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现场查获一吨以上的成品冰毒实在罕见。而民警们粗算一下,这个屋子里共有554箱,得有11吨多!数量相当于当年全世界查获冰毒的总和,装在纸箱内的冰毒堆满了一个篮球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
推荐资讯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你给妈妈洗过脚吗
九号房 (全集)
九号房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青山之恋 (全集)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案
2000年9.1常德张君大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